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三百一十五章反震你吐血

作者: 三七開  分類: 武俠仙俠  更新時間:  直達底部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kkoqau.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    “寶鐘,落落落!”

    隨著陳孤鴻一聲大吼,頭頂上懸浮著的“撼天鐘”眨眼間變成了大小,三丈高。并以極快的速度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地面深深凹陷下去了一大塊,塵土飛揚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小小的鐘,也能抵擋老夫????”竇天風手掌已經到了,見此冷笑一聲,手中更加了三成力量,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指掌間彌漫的妖氣,驚天動地,與空隙撞擊。一聲浪響,仿佛大浪拍案,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“行主,怎么說也是“奇古國”的金刀駙馬,那神天仁還好了,但那妖月公主極不好惹啊!毖G女妖大聲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备]天風稍稍恢復了理智,心想也是,“那神妖月號稱是最強雪妖血脈,未來潛力極大,殺了她的金刀駙馬,絕對不好受!

    于是,竇天風把剛才加的三成力量,收了回來。務必只是將這破鐘給擊碎,然后抓住陳孤鴻,狠狠的教訓一番。

    防盜,修改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看到這玉佩,陳孤鴻事先知道自是淡定。但在場之人卻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,我沉冤得雪也!蓖跛蓳]灑熱淚,一邊哭一邊拿袖子去擦拭,大是失態。輸入字幕網址·新章

    “居然在?”鄭沖,吳正純對視了一眼,意外中也有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大吃一驚,隨即抬眼看向梁生!斑@不用說是遺落在房中角落了,但是他卻一口咬定是王松偷的,雖然心疼寶貝,情有可原。但現在真相大白,卻未免有些丟人!

    “這!

    阮玉,陳元,吳修德三人也是面面相視,大是意外。

    梁生的臉色驟然通紅,似那煮熟的大蝦。從小到大他一直都是風光,何曾這么失態過?

    盡管是自己的失誤,他卻暗恨上了王松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哼!

    梁生狠狠的剮了一眼陳孤鴻三人,冷哼一聲拂袖而去,連那玉佩都暫時沒要。

    吳修德顧忌梁生臉面,便說道:“既然玉佩找到了,那這件事情就罷了,諸位散去吧,養精蓄銳,應對明日詩會!

    眾多讀書人,王松,吳正純,鄭沖等人聽了,便想散去。這時,陳孤鴻卻是上前一步,再躬身作揖道:“雖然玉佩找到了,但是梁生公子冤枉好人又怎么說?難道一言不發就可以離開嗎???難道連一個道歉都沒有嗎?”

    震驚!

    在場眾人無一不震驚,就算王松等人也是如此。對方何人?梁生也,宣州才士,官宦勢家公子。

    以他之名望,以他之家世,今天有這樣的結果已經是皆大歡喜了。雖然明知對方錯,但也沒必要硬抗啊。

    有道是退一步海闊天空,與他比起來你不過是個螞蟻而已。

    “孤鴻,算了!蓖跛尚闹惺纸辜,一拉陳孤鴻袖子,勸說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已經落了他面子,如果再給他難堪,如果孤鴻你有機會進入官場,肯定要受到打壓!眳钦円策B忙趴在陳孤鴻耳畔道。

    鄭沖沒發話,但直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輩讀書人,行的正坐得直。何必怕他?”陳孤鴻卻是慷慨一笑,一手撫心,一手指向前方,字字洪亮,擲地有聲。

    說罷,陳孤鴻再對梁生喝道:“梁公子書香門第,難道就沒有悔過之心嗎?”

    小小童生爾,卻敢讓人道歉。陳孤鴻此時便是一天涯劍客,一往無前,氣勢凌冽。那阮玉,陳元,吳修德紛紛啞然。

    文人名士愛惜羽毛,這時候就算吳修德也不好開口,只得心中暗恨而已。

    那梁生更怒,他本以為這件事情就算了,沒想到對方居然不依不饒。此刻如果不說話,便是讓對方氣勢更勝。

    而且連累了家威,傳出去的話被人認為梁家家教不過爾爾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梁生心中怒極而笑,一張臉黑成黑炭,緩緩回過頭,咬牙切齒作揖道:“剛才之事,是在下唐突。還望海涵!

    “不礙事,不礙事!蓖跛尚睦镞吀悦壑粯娱_懷,但是也顧忌對方報復,便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!绷荷湫σ宦,再次轉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陳孤鴻不過鸚鵡而已,梁生麒麟也。這鸚鵡逼的麒麟低頭。這以后的日子怕不會太好過!北娮x書人心中為陳孤鴻捏了一把冷汗,不少人投了佩服的眼神然后散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金玉其外敗絮其中。這就是所謂的宣州才士嗎???讓人作嘔!标惞馒櫺闹欣浜吡艘宦,然后沖著阮玉三人作揖行禮,便與三友離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中,王松立刻眼淚汪汪,對著陳孤鴻深深作揖,哽咽道:“孤鴻我友,要不是你出手,今日為兄我就要斯文掃地了!

    “我等朋友客氣什么!标惞馒欉B忙上前扶起了王松,責怪道。

    “真知己也!蓖跛蔀I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死里逃生,當浮一大白!彪S即,王松心中生劫后余生之情,便對眾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三人齊齊叫好一聲,便吩咐了豪奴去準備酒菜,上等的女兒紅,加上幾碟小菜,歲寒四友各坐一方,暢快痛飲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眾人酒意上涌,醉眼朦朧。

    吳正純忍不住心中疑惑,便沖著陳孤鴻問道:“陳兄,今日雖然一時痛快。但來日方長,如果以后做官,怕是要被他欺壓,值得嗎?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不做官!标惞馒櫺Φ。

    “不做官?”吳正純三人訝然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考中舉人,進士也不做官。更何況未必考得上不是?這便是任你強橫,又奈我何?”陳孤鴻縱聲一笑,慷慨激昂。似那燕趙俠客,盡是豪情。

    吳正純三個人啞然,這倒是。這功名未必考得上。而如果不做官,那梁生也確實奈何不了他。想到這里,三人便生輕松之心。

    “那看樣子今天痛快還了梁生一擊,是白打了?”王松臉上盡是興奮之色,說道。

    “白打了!标惞馒櫤c頭道。

    “哇哈哈哈!蓖跛砂d狂大笑,手舞足蹈。今天便是他委屈最多,現在自然是笑的暢快。而三人也是含笑看著,十分喜悅。

    便在這時,有未完待續。百度一下“書劍仙杰眾文學”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。
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kkoqau.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