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八百二十章 匯報案情(求月票)

作者: 尋青藤  分類: 玄幻奇幻  更新時間:  直達底部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kkoqau.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    于誠無奈之下,只好跟在谷正奇的身后,很快來到了局座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劉秘書為他們做了稟告,之后兩個人進入辦公室,向局座立正敬禮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局座正處理著手中的文件,坐在座位上,筆下飛快的寫著,連頭都沒抬。

    谷正奇陪著笑臉,匯報道:“報告局座,我們情報二處和行動二處聯合辦理的空襲案獲得重大突破,目前破獲日本間諜小組,繳獲電臺和密碼本各一部,特來向您匯報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局座就停下了手中的筆,猛然抬頭看著谷正奇,沉聲問道:“密碼本拿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拿回來了,請局座您過目!”

    谷正奇趕緊上前一步,將密碼本遞交到局座的面前。

    局座接過密碼本,馬上開始查驗,正如谷正奇所料,很快,局座的臉上便充滿了笑容,屋子里的氣氛一下子就緩和了起來。

    局座笑呵呵地說道:“你們的動作很快嗎,空襲案的內奸挖了出來,現在連電臺和密碼本都繳獲了,快把情況和我說一說!”

    谷正奇看到局座的表情,心頭也是一喜,趕緊轉頭對于誠吩咐道:“把案件的偵破過程仔細敘述一遍。”新八一首發

    “是!”于誠高聲答應道。

    他嘴上是答應了,可心里卻是暗自叫苦,他在這一次偵破過程中的表現欠佳,寧志恒已經答應為他遮掩,可是現在行動二處的結案報告還沒有出來,自己也不知道寧志恒到底是如何敘述案情的,如果自己在向局座匯報案情的時候,隱藏推諉自己的失誤,到時候和行動二處的結案報告上內容不符合,那欺瞞局座的罪名可就逃不了了。

    局座的為人他是非常清楚的,生平最恨他人對他陽奉陰違,隱瞞遮掩。新81更新最快電腦端:/

    下屬們犯了事,直接認錯也還罷了,可是如果敢在背后做手腳,那下場肯定是死路一條,絕不寬待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自己膽敢隱瞞不報,下場也是可想而知的,想到這里,他不禁暗自嘆了一口氣,他是說什么也不敢冒險說謊的,現在只能是據實稟告了。

    于是于誠不敢有半點隱瞞,把接手空襲案之后的偵破情況一五一十,全部向處座進行了詳細的匯報。

    之前寧志恒曾經向局座匯報過空襲案的調查情況,但也只是匯報了一小部分,并且說的輕描淡寫,相對的簡單。

    局座認真聽著匯報,他只知道顧正青在華清賓館被殺,寧志恒經過抽絲剝繭,仔細分析,順著線索追查到章芳雯身上,后來的情況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于誠卻是唯恐匯報的不細致,將整個案件的偵破過程敘述了一遍,可謂是曲折離奇。

    寧志恒經過仔細分析,追查到了運來車行,之后順藤摸瓜,找到了遠澤貿易行的身上,然后就是接連兩次的秘密抓捕,撬開了計安民和侯向晨的口,終于將整個駝峰小組挖了出來,至此案情終于大白。

    整件案子偵破過程可謂是跌宕起伏,一波三折、柳暗之處花再顯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短短四天的時間,可是作為執行人的寧志恒,在整個過程中根本沒有半刻的停歇,從發現線索,分析判斷,到制定追捕措施,實施抓捕行動,無不有理有據,清晰可循,宛如一部無聲的電影,在于誠的口里,完整地展現在了局座和谷正奇的面前。

    敘述良久之后,局座這才點了點頭,雙手握在一起,輕輕地搓了搓,長出了一口氣,感慨的說道:“嘆為觀止,精彩絕倫,短短的四天時間,無論發生什么情況,寧志恒總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,做出最正確的判斷,最后找到日本間諜的老巢,他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?”

    谷正奇也是驚嘆不已,盡管他早就對寧志恒的反諜能力佩服不已,可是現在看來,還是遠遠地低估這個年青人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笑著說道:“是啊!要不是于誠全程參與了此案,了解其中的內情,我都懷疑寧志恒才是這些日本間諜的上線,對他們簡直是了如指掌,抓個情報小組比抓雞還容易!哈哈!”

    這一次的空襲案被破,無論怎么說,也是情報二處和行動二處的lianxing dong,這份功勞是少不了的,谷正奇心情大好,自然也不吝嗇幾句奉承之言,況且,這也是確實是他的真心話。

    局座接著說道:“之前寧志恒曾經向我匯報過一次空襲案的進度,不過說得是輕描淡寫,我只是知道銀狐殺了顧正青滅口,可沒有想到最后,他還是把這條線索又接了回來,竟然能夠挖出駝峰小組,真是難得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又對于誠問道:“你說之后對銀狐的誘捕失敗了?這具體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于誠苦笑道:“這一次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,誰也沒有想到,侯向晨竟然是詐降,他借用我們的手,給銀狐發出了示警信號,我們白白忙活了一宿,寧處在遠澤貿易行布下了天羅地網,可是銀狐卻根本沒有露面,大家都是空歡喜一場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再次把昨天晚上的徹夜行動到今天中午誘捕失敗,詳細的匯報了一遍。

    局座也是不禁惋惜不已,連聲說道:“太可惜了,這可是一個絕好的時機,錯過了,哎,錯過了!”

    谷正奇在一旁說道:“這個侯向晨,不,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井上貴彥!”于誠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對,井上貴彥,倒是一個好對手,哎,運氣不佳,如果是個軟骨頭,現在我們的收獲會更大,日本人的整個重慶情報網都會遭受重創,真是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的眼睛眨了一眨,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,向于誠輕聲問道:“寧志恒向來自視極高,這一次被人給當了qiang使,只怕要惱羞成怒了,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我估計井上貴彥這個時候都被他生吃活剝了。”

    局座一聽也是眉頭一皺,他轉頭看向了于誠。

    于誠無奈地攤手說道:“我回到行動二處復命的時候,寧處正在審訊室處置此人,只是隱約聽見慘叫之聲不斷,后來聽說他還把其他人犯都押過去觀刑,就是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,我也不敢打聽,匯報完任務,就被寧處給打發回來了。”百度一下“民國諜影杰眾文學”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。
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kkoqau.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